中影电影衍生品授权先行 改变影视投资“十投九输”

  • 时间:
  • 浏览:16
  • 来源:v部落电影网雪地娘子军23集_这表谁拿到就是谁的是什么电影名字_推荐韩国电影--800彪兵对十万什么电影

截至今年8月,国内定位中影电影于影视投资的私募股权基金共有25只,中影电影目标规模更是高达322.8中影电影1亿元。与业内外高涨的影视投资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每年数百部的国产电影中只有10%的影片赚钱。电影《大旗家族》,利用“衍生品授权先行”的投资模式,使目前处于筹备阶段的该片已开始实现盈利。业内人士对此表示,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背景下,影视投资者要想获中影电影得收益,就不能只单纯依赖票房,而需要通过多渠道降低投资风险。


电影80%收益应来自衍生品


自电影《失恋33天》凭借小成本斩获3亿元的高票房之后,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关注到影视行业。随着去年底上映的《人再囧途之泰囧》一举创下12.6亿元的最高票房纪录,影视投资热也于今年开始急速升温。事实上,影视投资的回报率并没有像国内电影市场的总票房那样节节攀升,“十投九输”早已是行业内不争的事实。天使汇CEO兰宁羽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由于国内电影的主要受益途径依赖于票房,且谁也无法十分准确地预估出最终电影票房的好与坏,因此电影投资始终会伴随着高风险。


中国大旗文化产业集团董事局主席颜建国表示,在海外,一部电影80%的收益其实都来自于衍生产品的开发与授权,仅有10%-20%的收益源于票房。以迪斯尼出品的动漫电影为例,针对单个人物形象开发的奶制品就有几十种,每种产品在生产、中影电影销售前需要支付给迪斯尼的版权费用高达10万美元/年。


“国内的大部分投资者都把票房作为惟一目标,很少有人去关注衍生产品领域,投资风险会随之加大。以我个人经历为例,1999年我曾经筹集到800万元投资一部电视剧,最后别说盈利,就连本金都没有收回。”颜建国如是说。


历时九年筹备影片只为知识产权申请


正是这段失败的投资经历,让颜建国开始尝试利用“衍生品授权先行”的投资模式降低投资风险。所谓“衍生品授权先行”,就是在立项阶段先行导入与电影相关的衍生品开发系统。


“简言之,在电影上映前,衍生品已经开始销售,并产生实际收益。”颜建国进一步解释,在电影上映前,通过一系列衍生产品的开发、授权,对电影起到了潜移默化的宣传作用。电影上映后所产生的社会影响力,会反作用于衍生品,从而刺激销售。我们为电影《大旗家族》定制的白酒“大旗·金樽”,以及茶具等都已经在市面上销售,这比影视作品的销售周期更长。


要做到这一切,关键是在前期将电影中所有可能出现的形象符号元素进行知识产权保护,因为只有在此基础上,才能进行合法、合理的电影衍生品开发、授权。颜建国强调,“为了实现这一点,我已经用了将近九年的时间。在好莱坞,很多电影的拍摄都历经数年之久,除了因电影拍摄所需花费的时间外,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是用于知识产权保护的申请。大到宅院,小到主角眼前的一道菜,不管是有形的道具设计,还是无形的人物设定,方方面面都需要进行知识产权保护”。


产品项目公司制加速无形资产变现


据了解,截至目前,针对《大旗家族》这部影片所申请的知识产权保护项目已达3000余项,涵盖汽车、服装、奢侈品、饮料、化妆品、农产品、餐饮、建筑设计、工艺品、器乐等上千个单一产品及几十个行业领域。


颜建国补充道:“一方面为了保证产品能够适应市场需求;另一方面也为了保障投资方的利益,我们采取了项目公司制对衍生产品进行开发、生产。每一大类衍生产品都会有相对应的专业项目公司进行实际操作,如今的影视投资做的都是阶段性投资,看到的也只是短期的票房收益,其真正的商业价值体现在基于电影衍生产品授权所产生的长期收益。”


在导演李念看来,尽管衍生品授权先行能降低电影投资风险,并让投资者从中获得更多的商业利益,但仅就现阶段的电影市场来说,这种模式的复制性较弱,“目前,国产电影从立项到上映的制作周期在一两年左右,受制于档期、资金的压力,制作方会严格控制时间成本。花上几年时间来做知识产权保护,完成衍生品授权,相信不是所有制片方、投资方都能承担得起高昂的时间成本”。